关于公司


——我们很负责



  深圳市白马盛世装饰有限公司(简称BMS),是中国新学校设计的探索者,新归本主义的缔造者。2010年走进中国的设计之都——深圳。我们通过学校建筑设计、学校环境设计、校园形象(SI)设计、以及校园品牌策划等为上百所学校提供过服务。

  2016年,BMS最早提出适合现代学校空间设计的理念——新归本主义。新归本主义走的是一条独特的路,从视觉空间到体验空间,从教学空间到趣味空间,经历的是一条探索之路。

  新归本主义崇尚大自然,使空间和谐的融于大自然,建筑就像从大自然中生长出来一般,并力图把室内空间向外伸展,把大自然景色引入室内。

  从大学、中学、小学、到幼儿园,中国学校建筑设计亟待迎接一轮新的发展革命。BMS站在时代变革发展的浪尖上,积极推进新一轮学校建筑的创新设计。





关于梦想 


——我们有点天真



  时代在变革,教育在变革,学校设计也在变革。这些年的变革太多,有些事不知道变的是什么,有些人不知道革的是什么,鱼龙混杂,难以辩清。学校建筑设计的变革,变的是建筑,要革的是理念。以往的学校建筑设计,大多是把教育分开的,建筑是建筑,教育是教育,似乎没有任何的联系。学校建筑设计仅从建筑学和艺术学两个维度进行设计,没有从教育学、心理学和文化学进行设计,这样的设计我们称之为传统的学校设计。因此,我们要从教育学、心理学、建筑学、艺术学、文化学等多个维度进行变革,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推进“中国新学校设计”的新浪潮。

  深圳是中国的设计之都,虽然很多行业的发展都成为其它地区的风向标,但遗憾的是在学校设计的领域里却并没有看到有优秀的公司屹立在行业之颠。

  从这些年发展最快的幼儿园来看,深圳自从1978年改革开放至今,幼儿园从公办园改制到民办园改制,它们既经历了风雨也见证了彩虹。然而由于经济体制的迅速改革和幼儿园的快速发展,似乎并没有给学校设计这个新兴的行业留下太多的时间。在很多人还没有搞清楚“新学校设计”是什么概念的时候,幼儿园的环境建设已经没有了空间。生源好的忙着收学费,理念先进、口碑好的忙着涨学费,在深圳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只要能找到地方把园办起来的都在忙着赚钱,大多没有把环境太当回事。



  正是因为环境的限制,专注学校设计的公司在深圳就显得毫无用武之地。即便是有一些设计公司喊着“专业设计幼儿园”或者“专业学校设计”的口号,也是显得有些牵强。更有甚者,借用欧式、中式这些似懂非懂的概念套在学校建筑设计里面,更是导致学校设计缺失了本该具有的“文化魂”。像这些机械的搬迁和刻意的模仿的作品,在学校设计的行业中使得我国的学校建筑迷失了方向,一味的模仿和搬迁国外的设计风格,造成了我国的设计出现中不中西不西的乱象。而另外有一些自创风格的勇士们则用成人的眼光看问题,大胆的对幼儿园做了一些所谓的创意,无不体现着“中国的特色”。从最初蓝天白云的“卡通”风格到现在各种色块的“抽象”风格,都在自圆其说的诠释着所谓的专业。而真正能从教育学、心理学、文化学的角度进行设计的公司少之又少。

  2008年,我们有幸混了深圳的圈子,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里,我们像蚂蚁一样的慢慢筑建起自己的阵营。也许我们没有宽大的肩膀,但我们深知肩上的重任,带着一批揣有同一个梦想的团队饿狼一般的努力奋斗。我们很清楚的知道我们正在完成一件令人望而止步的艰巨任务。当下教育政策在改变,某些条件受限制,想要为中国教育的环境作出一些贡献其实并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只是国家的强大,教育的进步,看到国学走向世界的自豪,总让我们觉得应该为国家的学校建设做些什么了。站在国际大舞台上,我们国家的学校建筑应该体现符合自己文化特色的校园文化,这样才能支撑着我们的国学思想在国际的大舞台上走得更远。行业中有这种梦想的人大有人在,而为之付诸行动并坚持不懈一直奋斗着的人却并不多。身在其中,我们当为之奋斗,虽不敢誓言要努力奋斗到什么样子,但我们一定会这样努力的奋斗着。







关于团队


——我们有点狠


  都说设计公司加班厉害,对设计师够狠。我却并不以为然,因为加班够狠不能算作狠。狠是要对客户负责任的,加班厉害最多算是人手不够,工作量无法完成,说多了也就是客户要得急。但天天加班就不是正常的事。我认为一个“狠”字,应该体现在作品上。设计师没有好的作品就算不上是英雄。  

  现如今,我国的设计行业抄袭者众多,二次创意的作品就能当是原创了。抄袭也就算了,还不能抄好一点,抄袭国外的作品时看起来像,一看细节全然不是一回事。没错,人家国外的确实有想法,做的也细,客户一看就心动,如果我们要从本质上去学习或超越人家,那还得从心开始。



  国外的作品不以华取宠。他们的设计首先考虑的是人的体验习惯,然后才是审美习惯。设计是为了改变生活的,好的设计总是先解决问题,再是提升价值。如果设计改变不了什么,只是华丽的包装,那么设计本身则无价值可言,而国外的设计恰恰在这方面做得十分到位。日本的蒙台梭利藤幼儿园是世界上被公认为最好的幼儿园,这个园的设计主题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它所指的是现今已被抛弃的、充满着“欢乐”的宝藏似的房屋。现代的便利设备已经剥夺了孩子们的感官体验。他们不知道何时下雨,土壤何时变得湿润;设计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区域教给孩子们一些“常识”。无论时代怎样变迁,这些常识构成了人类社会中永存的价值。还有日本的DS幼儿园,这座被稻田包围的幼儿园由日本工作室设计,幼儿园围绕着一个中心活动场地布置,低矮的木结构空间非常符合孩子们的尺度。不仅如此,室内的一切仿佛都被缩小过的,如家具、可涂鸦的黑板墙面、圆柱形的迷你卫生间以及可以爬上爬下的窗台等。你看,真正好的幼儿园都是以一个孩子的心态去创作的,他们都是以孩子的身体和心理需要去设计的



  虽然我们提到日本的时候,心里总有一些不适,但人家的设计确实征服了世界。他们的细节,他们的用心,都透着对孩子们的关爱和体现出对学校设计的专业。

  日本国,他们的“大和文明”是在隋唐之后受到中国文化影响而形成的,可以说他们的文化一半以上是中国文化的后裔。可是为什么我们现在的文化会有落后于日本国的压力呢?我们有着博大精深的国学,有着五千年之久的文化,在设计上应该是由日本国来抄袭和模仿我们的作品才对呀。不管怎么说,大国总得要有一个大国的样子嘛,所以,我们应该拿出我们的实力,努力创作出属于我们自己的作品。我们的团队应该是像饿狼一样的团队,否则就无法超越我们的对手。我们在生活上可以是兄弟姐妹;但在工作上,我们必须是像战友一样的努力向前厮杀。

  我们——白马盛世人,必须对自己狠一点,没有好的作品就让我们去死吧!